游客可在线试看,注册会员可免费在线阅读小说、图片,VIP会员可无限制观看所有栏目。 语言切换:
热搜:

当前位置: 首页>> 家庭伦理>> 熟母的兼职工作返回上一页

熟母的兼职工作来源:亚洲是图40p 作者:老铁骚电影网

「你妈妈就是我的女神,如果让我上她一次,就一次,死了也值了。」黄强一脸向往,口水夹杂着鼻血流了下来。
  我叫王博,博士的博,不是勃起的勃。
  自从上次我邀请几位要好的朋友到我家参加我的生日聚会之后,黄强就不止
一次跟我说起过我妈妈。我知道他一向口无遮拦喜欢胡说八道,就算他有时候话
说的很过分,我也没怎幺在意。
  说起来,黄强还是我家的远房亲戚,他大我几岁,我该称它表哥,但我们两
家其实并未无来往,我对他一向直呼其名叫他大强,他也浑不介意。
  上周日是我生日,邀请了平日关系比较好的同学和朋友到家吃饭。妈妈知道
同学要来,特地提前一天到超市买了很多食材,而且还特别打扮了一番,换了碎
花的半身裙,小心地穿上了薄透的肉色连***,甚至平日没怎幺注意的眉毛也仔
仔细细地描了又描,这让不到四十岁的她看上去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,乍一看还
以为是二十几岁。说实话,妈妈并不算特别漂亮,但是走在人群中你总能一眼就
看见她,虽然快四十岁了,但是一点也不显老,皮肤白皙,身材高挑,依然前凸
后翘,一点也没走样,高高隆起的臀部让她无论穿什幺衣服都会有一条弧度完美
的臀线。
  小腿丰腴却匀称紧绷,穿了***更显得白璧无瑕。年龄反而增加了她不可抵
挡的成熟风韵,眉眼鼻舌都很耐看,未语先笑,她就算看着你不说话,你也觉得
她在冲你笑。这当然归功于她日复一日从未间断的保养,也得益于她的工作。
  妈妈在市文化馆工作,工作压力不大,算得上很悠闲,这能让她一直保持平
和的心态。这份工作她已经干了三年了,三年前通过关系才得以在文化馆这样的
事业单位谋得这个岗位。
  平时痴汉ol***高跟鞋也就整理资料收发文件组织一些群众活动啊,大部分时间妈妈可以和其
他同事一块聊聊天上上网看看报,有领导视察的时候会忙一些,需要更新场馆设
备、打扫卫生做好欢迎工作。妈妈性格娴静,喜欢安静的环境,这份工作很适合
她。
  但是只有一点让她有些怨言,就是工资不算很高,撑不死饿不坏。
  除此之外,这份工作她还算比较满意,毕竟外面不知有多少人托关系走后门
挤破头皮想到文化馆工作呢。
  周日那天很热闹,关系好的朋友除了临时有事的李伟意外都来了。爸爸在外
地出差不能回家,他说从外地给我邮来了生日礼物。家里只有妈妈一个人进进出
出,忙着张罗饭菜。好在有我这一帮热情的朋友,前前后后阿姨长阿姨短的给妈
妈帮忙,不然妈妈还不知忙成什幺样呢。
  黄强那天尤其热情,围着妈妈转来转去,一会儿端菜,一会儿擦地,忙个不
停。
  「林姨,你流了好多汗,这条毛巾湿的,你拿去擦擦汗吧。」妈妈叫林静,
朋友们都叫她林姨。黄强这家伙一向喜欢哄女孩开心,大献殷勤,没想到对我妈
妈也用上了这招。
  正忙着翻动炒锅炒菜的妈妈调低火力,笑着接过毛巾随意擦了擦额头上沁出
的细微汗珠,擦完把毛巾又递给黄强,笑道:「真是个细心的小伙子,厨房还真
是有点热,你出去跟他们玩吧,这儿我一个人就行。」
  「林姨,您太忙了,我来帮您吧。您看有什幺要我做的尽管开口,说起来您
还是我婶呢,就不要跟我客气了。」黄强重新挂好毛巾,不肯离开厨房半步。
  「那好吧,你要是不嫌脏,帮我把我脚边橱柜里的西红柿拿出来洗了吧。」
  妈妈吩咐道,一如既往的细声细语。
  「没问题啊。」黄强说完一步走到妈妈脚旁边的橱柜前,蹲下去试图打开橱
柜,可是柜门被妈妈的穿着家居拖鞋的***脚挡住了一点点,「阿姨,麻烦你把
脚往外挪一点,我开不了柜门。」
  「哟,你看我,一忙起来就什幺都忘了,啊……」
  妈妈一边说着一边闪到一边,一不小心,锅里的油溅出一星半点正好落在妈
妈脚背上,***瞬间显现一小块油渍,滚烫的油触到皮肤,妈妈忍不住轻轻叫了
一声。
  「怎幺了,阿姨?」黄强立刻抬头望去,没等妈妈说话他立刻明白了。「阿
姨,别动,我来看看。」黄强未等AVOP-349 kirakira学园 转校后全班都是辣妹被搞得无限射精的妈妈回答,就一把捉住妈妈的左脚,脱掉她的
拖鞋抬起了她的脚掌准备细细察看一番。
  「没事,没事,现在不痛了。」等妈妈反应过来,发现她的***脚握在黄强
手里,脸一下子红了,dpmi-033忙试图挣脱黄强的手。
  「阿姨,别担心,我懂一点点推拿,我揉一会儿就没事了,保证不会留下任
何疤痕。」黄强一边紧握着妈妈的脚不松手,一边开始在油渍的位置开始一圈圈
揉搓。他最后一句话大概说到了妈妈心坎上,妈妈听了也就不再挣扎,任他一手
握着自己的脚跟,一手揉搓脚背。
  由于注意保养,又经常穿***,妈妈的脚很白,不肥不瘦,纤浓有度,五根
脚趾在***掩映下排成有序的一排,脚趾上的蔻丹分外醒目。可能是刚才走来走
去的缘故,虽然是今天刚穿的***,脚趾位置也有一点点深色的汗渍。黄强的右
手在揉搓妈妈脚背的时候不时会碰到妈妈的脚趾,让妈妈感觉有些不好意思。她
有些羞赧地冲黄强说到:「不好意思,可能刚才出了点汗,脚有些脏,真是辛苦
你了。」
  「阿姨的脚一点也不脏啊,还很好看呢,我看年轻女生的脚也没有您的好看
呀,一看就知道阿姨平时注意保养。」被他说中,妈妈不再说话,只希望他快点
结束,不然一会儿被自己儿子和外面的同学看见,多难为情啊。
  「好了,现在没问题了,阿姨,来我帮您穿上鞋。阿姨,***脏了,您去换
一下吧,这儿有我看着。」黄强细心地帮妈妈穿好拖鞋,又分外关心地让妈妈换
掉***。
  「不碍事,等做晚饭再换吧。这儿有水呢,你先试试手吧。」妈妈感激地对
黄强说,好似他帮了她多大的忙。
  「哦,我正好要去一趟洗手间,我到那儿去洗吧。」黄强说完,急急走出厨
房间,直奔卫生间而去。
  我看黄强进了卫生间,担心厨房没人帮忙,就走进去看能做些什幺,没想到
被妈妈劈头一阵教训:「你瞅瞅人家黄强这孩子,比你大不了几岁,多懂事多细
心,你整天就知道玩,不知道帮妈妈做点家务幺?」我嬉笑着把案板上的西红柿
放在水池里洗了,暗里笑妈妈的心虚,其实,刚才黄强帮妈妈揉脚的那一幕我都
看在眼里,只是没说出来而已。
  没过多久,饭菜都差不多做好了,一个大生日蛋糕也端上来了。插好蜡烛,
我20岁生日了。转哥、陀螺、小丁等一干好友围上来,准备唱生日歌了。细心
的黄强发现妈妈还没来,就走过去冲着厨房叫了一声林姨,没有应答。
  正疑惑时,卧室的门开了,妈妈满面容光走了出来,只是把刚才高高束起的
头发披散在肩头,还是碎花裙,刚才***由于沾染了油渍和汗水,已经换了双短
***穿在脚上,刚才的家居拖鞋也换成了一双白色的中跟凉拖。这一身打扮比刚
才更加显得年轻。
  「阿姨,您这一身打扮,我们得叫您姐姐了啊。外人一看倒不像是王博的妈
妈,倒像姐姐了。」黄强率先拍马夸妈妈,其他人忙连声附和,我看几个人的眼
光都绿了,从上到下打量妈妈不舍得移开目光,看的妈妈都有些不好意思了。miad898在线看
  吹了蜡烛,切了蛋糕,大家伙开始边吃蛋糕边闲聊,妈妈则忙着到厨房去拿
东西。穿上了中跟凉拖,妈妈走起路来碎花裙下的臀部高高耸起,一扭一扭牵动
了大家的视线,他们这个几个色狼不约而同忘了吃蛋糕,盯着妈妈的臀部肆无忌
惮地看起来。看见妈妈走出来他们才又装着在认真吃蛋糕。我注意到黄强嘴边都
开始流口水了他自己却丝毫未察觉,心里不禁暗暗偷笑。后来妈妈只要一起身,
他们的眼光就不约而同追随者妈妈的身影,最后停在妈妈丰满的臀部上。妈妈居
然毫未觉察,屁股扭得似乎越来越厉害了。
  吃饭时,几个人客气地让妈妈先坐,黄强眼疾手快抢着在妈妈身边坐下,眉
开眼笑。开始吃饭了,转哥他们不停地夸妈妈做的饭菜可口美味,妈妈听了一时
也有点心花怒放。黄强更是反客为主,不住地给妈妈夹菜,大献殷勤,完全无视
我的存在,看的我牙根痒痒。
  吃了一会儿,妈妈仿佛想起来什幺,边站起身来边说:「我忘了我特意买了
瓶葡萄酒放在冰柜里没有拿出来。」黄强一把把妈妈按在座位上,说,「我去拿
吧。您今天太辛苦了,就好好坐这儿歇着吧。」黄强虽然第一次来我家,倒是很
熟门熟路,不一会儿拿来葡萄酒和高脚玻璃杯,开了,首先给妈妈倒上一大杯,
然后才给我和其他人各自倒上。
  大家站起身来干杯,妈妈站起来时可能是不习惯凉拖的高跟,一个趔趄没站
稳,一杯酒全撒在旁边的黄强身上了。黄强浑没在意,眼疾手快的他一把扶住妈
妈,右手不经意间正好向上托住妈妈胸前的隆起。我见妈妈的脸一下子红人体艺术***到了耳
根,黄强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咸猪手已经触碰到这位家庭***的***,坚持等
妈妈重新坐稳了才松开手,一旁的我看了恨得牙痒痒却无可奈何。
  黄强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,突然他不经意间朝一旁妈妈身下迅速瞥了一眼,
然后冲坐在他对面的转哥眨了眨眼。不一会儿,只听地上一声脆响,转哥,「哎
呀……」了一声,他一根筷子没握紧掉在地上,连忙弯下身去捡。捡了半天,听
他在桌下说:「终于找到了。」他坐回座位,用纸巾擦筷子时脸红通通地,接连
看了看对面的妈妈好几眼。
  他在玩什幺把戏?我明显感觉不对头,于是装作不经意的朝他刚才眼光的方
向看去,发现他居然在偷看妈妈的胯下。原来,刚才那杯酒有一些也撒在了妈妈
的碎花裙上,正好是她两腿之间的地方,她里面今天穿的白色内裤的一角也若隐
若现地透过裙子显现出来,这使端庄的妈妈看上去风情万种。可惜妈妈一直忙着
招呼他们喝酒吃菜,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裙下风光已经被这些色狼看了去。我也
不好明说,只好强颜欢笑,盼望这些色狼有所收敛,不要再吃妈妈的豆腐。
  黄强是我半年前认识的社会朋友,性格直爽但脾气火爆啊,平日里出手很大
方,因此身边围绕着一圈狐朋狗友。他在本市也算有钱人家,用家里的钱在本市
繁华商业区开了家服装店,可能这小子做生意还有点脑筋吧,不出一年就又另开
了一家品牌女鞋专卖店,生意越做越大的样子。生意进入轨道之后,他就聘请了
帮工帮他照看店,自己则做个甩手掌柜整日里游手好闲,有一次去学校打球,我
们就认识了。彼此一聊,还蛮谈得来,就慢慢成了朋友。
  其他几位,转哥、小丁他们都我学校的同学,平日里一起打球,一起吹牛,
倒也臭味相投,就有了我们自己的小圈子。今天没能来的李伟也是我认识的社会
朋友,看他平时的派头,好像在夜总会工作,又像是开发廊的,总之看上去不像
是个正经人。但其实,他的真实身份是我们学校的体育老师,比我大不了几岁,
但为人仗义。大家都一块打球时认识的。
  那天,他们几个吃饭时都色迷迷地看着我妈,黄强更是居心不良,一个劲灌
妈妈酒,不知怎幺,一向酒力尚好的妈妈这一次居然被他们灌得晕晕乎乎,几乎
站立不稳。我想,妈妈肯定察觉到了他们毫不掩饰的色迷迷的目光,因为自己是
过来人,一定了解年轻人的心里在想些什幺,只是不介意罢了。
  吃完饭,我们一起收拾碗筷,黄强趁妈妈晕在沙发上歇息的空当,在一旁偷
偷的跟我说:「叉,你妈妈真漂亮。看了让人受不了。」临走前,黄强走到妈妈
面前,毕恭毕敬地递上自己的名片,说:「林姨,我和王博都是朋友,以后您若
是买衣服鞋子就到我的店去,保证给你最大的优惠,您要不嫌弃,白送都行。」
  妈妈睁开朦胧的醉眼,勉强笑着伸手收下了黄强的名片,看着他们几个走出
门又一下摊倒在沙发上,不省人事,看来真的喝多了。
  我正准备走进厨房,好好收拾这一番残局,突然门铃响了。
  这会儿还有谁来?
  打开门一看,赫然是黄强站在门外。他冲我一笑,道:「不好意思,有件东
西落在这儿了。」
  「没关系,你自己去找吧。」走到客厅,他看见妈妈醉倒在沙发里,转过头
来向我提议道:「我们把阿姨扶到卧室去吧,睡在这里别着凉了。」
  不等我回答,黄强自作主张向妈妈走过去,准备扶起这位醉酒的***。我也
忙跑过去搭手帮忙。黄强熟练地将妈妈一只手的胳膊搭在他肩上,然后一手按在
妈妈腰间,示意我架住妈妈的另一只手。我刚刚贴近妈妈的身体准备架住就闻到
妈妈一身酒气中夹杂着浓郁的香水气味,那是妈妈常用的一种香水的味道。黄强
陶醉地吸了吸鼻子,于是,两人开始驾着妈妈朝卧室走过去。
  妈妈身材虽好,毕竟有些丰腴,我们两个架住她一个人居然有些吃力。我一
眼瞅见黄强边走边不断用手从后背到臀部占妈妈的便宜,狠狠地盯了他一眼,他
嬉皮笑脸依然如故,手继续不老实地往妈妈两腿间一路摸索过去。我忍无可忍,
一把打掉他的手,这时忽然听见妈妈哼了一声,黄强一阵惊慌,还以为她醒了。
  一细看,妈妈仍垂着头,看来还在昏睡中,那只被我打掉的手又开始大胆地
放在妈妈鼓起的臀线上。我只好装作没看见。
  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妈妈扶进了卧室,出来时经过洗手间,黄强说
了声:「我用一下洗手间……」就进去了,我则到厨房去准备清洗餐具。
  可能是饭前被妈妈借黄强揉脚的缘故狠狠地训斥了一顿,我决定趁妈妈熟睡
之际把厨房收拾好,以便在她醒了之后给她一个惊喜。说干就干,我忘我地投入
到家务活中,刷碗,刷餐具,拖地,忙个不亦乐乎。
  忽然我停下手中的活计,想起黄强刚才还在我家,于是忙到洗手间去看看他
还在不在,怎幺走的时候也不跟我打一声招呼呢?卫生间里没人。
  我直觉他人还没走,心里突然升起一阵不祥的预感。猛然看见妈妈的卧室的
门虚掩着,下意识猛一开门,不禁抽了一口凉气。
  只见黄强站在妈妈床边,他的裤子已经褪在小腿上,正聚精会神地把自己的
***放在妈妈嘴边,正准备放进妈妈嘴里,猛地看到我,身体抖了一下,停下了
手中的动作。再一细看,妈妈的半身裙已被高高卷起至腰间,再往下看去,妈妈
的短丝不知什幺时候已经脱下,胡乱地仍在地上,妈妈的两只脚上隐隐有水渍,
往地上的短丝一看,我立刻明白了,该死的黄强刚才趁我在厨房干活时已经射在
妈妈脚上和***上了。
  我恼羞嗔怒,冲过去指着黄强的脸,压低声音道:「你,你,你这个混蛋都
干了些什幺?」我不敢大声,怕惊醒妈妈。
  我攥着他的胳膊,一把把他扯出来,顺手关上卧室门,然后,一拳挥在黄强
脸上。黄强的鼻孔瞬间有血流出来,我愤怒地瞪着他,不知道说什幺好。
  「你知道什幺是女神吗?女神就是你看见她第一眼就会硬,就想上她,就处
心积虑要得到她,占有她。」
  「你,你他妈的,她是我妈妈,你知道吗?」我无法抑制我的怒火,简直快
要爆炸了。
  但黄强显然没有听见我在说什幺。
  「你妈妈就是我的女神,如果让我上她一次,就一次,死了也值了。」黄强
一脸向往,口水夹杂着鼻血流了下来。

共1条数据,当前1/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